Noble House Tower 27th Floor,
Jl. Dr.Ide Anak Agung Gde Agung Kav. 4.2, No.2
Kuningan, South Jakarta, Indonesia

印尼海洋战略对接中国“一带一路”

印尼海洋战略对接中国“一带一路”

分享社交媒体

有“千岛之国”之称的印尼曾是郑和当年下西洋的途经地。如今,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遗迹已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取而代之的正是生机勃勃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尼期间,提出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去年,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提出了“海洋强国”战略,希望大力发展印尼的海洋经济,而港口等基建就成为印尼当前经济建设的重点。这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不谋而合。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探访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首倡之地,发现两国不仅在基建领域合作空间巨大,在印尼市场上,中国品牌的身影也越来越多。

相比其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印尼与中国的合作还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即印尼拥有数量庞大的华人群体。据估算,印尼华人总数在1000万左右,是境外华人数量最多的国家。而且印尼华人多数经商,在当地财经界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愿为两国战略的对接与互动发挥积极作用。

急待资金的印尼基建

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城市主干道宽阔平整,市中心高楼林立。“二十多年前就这样了”,当地媒体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世纪90年代初印尼是亚洲四小虎之一,不过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令印尼经济陷入将近20年的低迷。”印尼侨领、《国际日报》集团董事长熊德龙表示,“印尼现在的基础设施相当于中国25~30年前。现在很多东盟国家都希望引入中国的高铁。”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前,中日皆参与的印尼高铁竞标结果尚未揭晓。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印尼运输高度依赖海运,但基础设施发展长期滞后。统计显示,物流成本已占印尼国内生产总值的25%~30%,极大限制了印尼产品的国际竞争力。

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参赞王立平告诉记者,中国是基建强国,与印尼有着巨大的合作空间。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去年双方新签的工程项目合同额为52亿美元,完成额为46亿美元,落实率高达88%。

目前,中印尼两国基建合作已有一定基础,印尼泗马大桥、加蒂格迪大坝等一批工程项目顺利进行,建立了良好的口碑。

此外,印尼也是资源大国,两国新的合作领域是工业园。“除了帮印尼加工原矿,中国企业还在帮助建设印尼的港口、道路、物流等配套设施。通过这种方式,降低经商总成本。现在印尼有20多家企业在洽谈工业园区的投资。”王立平介绍。去年中国对印尼投资超过10亿美元,在东盟国家位居第二,仅次于新加坡,同比增长38%。

中企投标雅加达新港口

经过1小时的车程,第一财经记者来到了雅加达的外港丹戎不碌,相传当年郑和下西洋就曾在这个港口靠岸。站在丹戎不碌港向外远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遗迹已不复存在,而脚下吊车轰鸣的作业声却时刻提醒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活力。

到达丹戎不碌港时,来自中国深圳蛇口港的货船裕固河号正在港口停靠,从蛇口港到丹戎不碌港大约需要十天半的时间。裕固河号将在丹戎不碌港停留24小时,将满载的中国货品卸下,接下来转道马来西亚巴生港、新加坡港,然后回到上海港。

目前,经丹戎不碌港进口的货物约40%来自中国,以轻工业品为主。裕固河号船长王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中国和印尼贸易量的扩大,丹戎不碌港发展迅猛。“尤其在港口建设方面有很大提升,两年时间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比如在操作技术上看,原本停靠1号码头需要2~2.5个小时,现在只需要1.5个小时。”

即便如此,印尼现有的基础设施远远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需求。根据印尼的“海洋强国”战略,预计在4年内建成24个港口,其中的重点项目就是新丹戎不碌港建设。

目前中远集团、中海集团和招商局集团已经组成一个联合体,参与码头招标。“我们中远正在努力地跟他们谈,目前已经参加了两轮,现在进入第三轮的一些投标环节,未来希望能真正参与到二期的建设中。”中国远洋的印尼合资公司、远球船务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施鹏飞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丹戎不碌港已经达到饱和,无法满足中国公司的货运需求。新港口建成以后,将能解决物流通道不畅的问题。”施鹏飞介绍,如果能够顺利中标,新港口将参照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采取“建设+经营”的模式,希望年底前能够知晓投标的结果。

重塑“中国制造”

在印尼市场,小到手机、大到汽车,几乎是日韩品牌的天下。不过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的摩托车也曾横扫印尼市场,但由于热衷打价格战,缺乏售后服务,现在已销声匿迹。新一代的中国企业在印尼已经吸取前人经验,做到扎实经营。

第一财经记者在印尼期间恰逢格力公司东南亚首家专卖店开张前夕。格力印尼公司总裁巫睿表示,印尼是一个具有巨大潜力的市场,希望能在这里重塑中国制造的形象。“一进入这个市场,一谈自己是中国品牌,所有的消费者、商家就认为价低且质量不好。我们希望能够代表中国企业,改变整个中国制造的形象。”

对于空调而言,安装售后服务非常重要。在印尼,买台空调安装需要3~5天,如果空调一旦出现问题,可能需要等上1~2周。这是格力致力解决的问题。如今,进入印尼的中国品牌有不少已经打出名号,华为、OPPO手机的广告随处可见。

由于来印尼做生意的中国人越来越多,机票更是一票难求。“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进入印尼,商务的增长幅度也比较大。从我们公务舱的上座率来看,今年公务舱上座率高于去年。”南航雅加达办事处总经理李成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南航计划今年12月1日新增一班广州至雅加达的航班,巴厘岛也有增班计划。

从“水土不服”到扎根印尼

谈到在印尼长远发展的秘诀,这些中国开拓者都表示,重点是扎根。中国银行雅加达分行行长张敏表示,“扎根印尼需要有一个比较长远的打算。品牌建设也很重要,还要多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企业在发展时多做有利于印尼社会和民众的事。”

许多刚来这里的中国人,对于印尼文化、政府办事方式或法律法规都不太了解,造成水土不服。“以电站项目为例,建设过程中无一例外都遇到过征地的问题,会导致工期拖延。而印尼当地习惯的做法就是只补工时,不补经济损失。这对中国企业是一大挑战。”王立平说道,“很多西方企业也是因为处理不好这个问题,所以放弃了这个市场。”王立平表示,据印尼官员介绍,在印尼特别是公路、铁路等项目,没有一个是征地问题全解决完了再开工的,都是边施工边解决,甚至有的项目差5%征地没解决,就放弃了。

施鹏飞来印尼只有3年,但已经说得一口流利的印尼语,对于与印尼员工的交流,他表示,一定要真诚。而熊德龙则建议来印尼的中国企业,首先要做的就是在当地找到好的合作伙伴。

“印尼钱王”李文正: 这个世纪做什么都要看中国

李文正是印尼的金融巨子,有“钱王”的称号。他生于印尼东爪哇的玛琅镇,祖籍福建莆田。年轻时曾因参加反抗荷兰殖民者的学运被驱逐出境,后重回故土,考取南京大学的前身——国立中央大学哲学系。

他以2000美元起家,打造了如今印尼第二大财团——力宝集团,生意遍及东南亚、中国香港和中国内地。

带着对这样一位传奇人物的好奇,第一财经记者前往距离雅加达30公里的卫星城力宝村。力宝村坐落于雅加达以西,是李文正上世纪90年代初开发的新市镇。集住宅、医院、学校于一体。相比首都雅加达,力宝村更加干净整洁以及现代化。

86岁的李文正看上去很有精神,在接受采访时,他特意穿上印尼传统服装Batik。李文正的普通话要比记者接触到的多数印尼华人好得多。说起中国,他滔滔不绝,“我对中国一向是看好的,以中国5000年的文化背景,可以跟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作对比。”

他把本世纪定位为“中国因素”的世纪。“这个世纪做什么一定要看中国。举个例子,我现在大力发展百货公司、超市,我们每年开20家百货店和超市。现在中国阿里巴巴的出现,必须要考虑到阿里巴巴对印尼的影响。”李文正表示,现在他也开始在印尼构建电商网络。

李文正说,中国目前有资金、技术和市场,和30前年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海外华人应该发挥特长,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走出去,尤其是帮助中国过剩而其他国家又急缺的产能走出去,例如基建。“如果中国的企业到印尼来,需要我们参与,需要我们提供信息,或者做一个桥梁的工作,我想这是需要的。中国企业如果不懂当地的人情风俗,要在当地发展并不容易。”

李文正认为,印尼的基础设施薄弱,增长潜力很大,至少还有25年的发展时间,未来印尼GDP将保持10%以上的增长。他期待中国企业能够抓住机会,到印尼投资。

早在1989年,李文正就开始在中国投资,对中国和印尼都有深入的了解。1990年中国和印尼复交,他代表印尼跟中国银行签署通汇协议。李文正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更是旧相识,因此他也是印尼领导人了解中国的一个窗口。李文正曾经问去年上任的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对政治和经济怎么看。“他说这个很简单的,经济学中国,政治学习主席。”

印尼富豪翁俊民: 我教总统怎么和中国做生意

在福布斯2014年印尼富豪排行榜上,翁俊民以净资产21亿美元排名第11位。他所拥有的国信集团业务遍及金融、医疗、零售、地产和媒体等多个领域,与印尼政界关系紧密。

苏德尔曼金融大街是印尼市中心最繁华的街道,街道两旁坐落着数家高档酒店和上百家金融机构,国信银行大厦以蓝色格子和玻璃为外墙,在其中仍显得颇有气势。印尼华人企业家翁俊民在国信银行大厦的办公室接受了第一财经的采访。翁俊民留给记者的第一大印象就是直爽和随和。

印尼新任总统佐科·维多多去年10月上任以来,已经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过4次正式会面。双方已在经贸投资领域签署多项合作协议。有媒体将佐科的外交方式称为“实用外交”。

翁俊民就是这一外交方式的助推者。当总统佐科就怎么与中国人做生意请他支招时,翁俊民的建议是,关键是要清楚、直接和详细,“不如就拿几项工程让中国人自己筛选”。

翁俊民还建议佐科建立一个特别小组,专门督促这些工程项目的进展,确保从融资到施行,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落实。

此外,翁俊民透露佐科也考虑委任“特别大使”,并向他征求意见。翁俊民认为,印尼需要在4个地区委任特别大使,比如中国、日本、韩国等。“特别大使”的主要任务是确保“2进2出”。“2出”即怎么把印尼产品卖到中国,以及输出劳工;“2进”即怎么把中国游客和中国投资带到印尼。他表示,要确保进来印尼市场的中国企业都能赚到钱并得到印尼的法律保护。

谈起“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翁俊民了解不多,但期待中国的这些大战略可以带来具体的经济效益。他希望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印尼尽量减小与中国的贸易逆差,但希望吸引更多中国游客来旅游,促进印尼的消费和旅游业。

他表示,印尼是中国应该争取的对象,“印尼拥有2.5亿人口,领土面积位居世界第四,是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且印尼的穆斯林属于温和派。”这些条件在翁俊民看来,印尼是一个理想的贸易对象。

印度尼西亚投资指南

一、政治文化

“万岛之国”印尼由17508个岛屿组成。2015年人口总量2.55亿,87%信奉伊斯兰教,以“民主温和穆斯林”形象示人。华人在商界影响力较大,约占人口总数的5%。

印尼为总统共和制国家,2014年10月,平民出身的佐科·维多多就任总统,政局稳定,但仍存在腐败和官僚体系低效等问题。

二、宏观经济结构与风险

作为全球人口第四大国,印尼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2014年,印尼GDP总量9104.79亿美元,人均GDP3643.87美元。按支出法计算,家庭消费支出占GDP比例为56.12%。印尼30岁以下人口占比超过50%,其消费需求构成了印尼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2015年,东盟十国按计划将形成统一市场,总人口超过6.2亿的东盟市场也将扩大印尼的辐射能力。

就进出口结构而言,自然资源丰富但高附加值产品加工能力较弱的印尼主要出口矿物燃料、原材料、动植物油脂,进口机械运输设备、化学品和制造品等。以产品净重计算,2013年印尼对中国出口产品占比达40.7%。

2011年起,伴随中国需求放缓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印尼GDP增幅从2010年的6.22%下降至2014年的5.02%。2015年第一季度,4.71%的增速成为5年来最低水平。

在美联储加息预期带来的市场波动中,印尼同样未能幸免。2014年以来,印尼盾持续迅速贬值,美元对印尼盾的汇率于8月30日一度跌破1∶14067,达到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值。货币贬值也加剧了印尼外债偿还和通胀的压力,短期经济风险不容小视。此外,基础设施落后、教育水平较低、东西发展不平衡也是印尼面对的结构性问题。

针对这些问题,佐科自上任以来已出台多项基础设施和投资环境改善计划,提出海洋经济和加速工业化战略,但所受政治阻力较多,迄今成效尚不显著。

三、基础设施瓶颈

受制于群岛格局,严重滞后且分布失衡的基础设施是印尼经济发展的最大瓶颈。目前,物流成本占到印尼GDP的23.5%。

在集中了全国近65%的人口和近60%GDP的爪哇岛,有全国73.6%的铁路里程,全国58%的公路位于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而在其他资源丰富但人口较少的岛屿,陆运能力不足阻碍了商品的流通。

承载着印尼90%跨国货物贸易的海运基础设施同样问题重重。目前,印尼超过1700座港口中仅有11座是集装箱港口。2013年,位于爪哇岛的港口进口了全国73%的商品,而资源丰富的加里曼丹岛出口了全国69%的货物。过于集中的货运降低了印尼港口的效率,也推升了物流成本。在空运领域,多个国家机场也处于负荷过度的状态。

截至2013年底,印尼仍有近20%的人口无法得到电力。全国近80%的电力生产和消费集中在爪哇岛,许多地区因电力不足时而遭遇停电或供电管制。

四、行业投资机会

1.基础设施

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及相关产业链、地热等新能源产业均存在投资机会。但在土地私有化的印尼,征地和投资审批缓慢等问题需要注意。

2.农林牧渔

印尼是全球最大棕榈油生产国、第二大橡胶、可可生产国,80%以上的作物用于出口。但农作物生产率较低,缺乏高附加值的加工能力;印尼76%的面积由海水覆盖,是东南亚最大的渔业产品生产国,鱼类也是印尼消费量最大的动物蛋白来源。目前,捕捞业和水产养殖业分别占渔业产值的70%和30%。由于某些海域存在过度捕捞,水产养殖业已成为印尼政府的优先方向。

3.矿产资源

印尼天然气储量165万亿立方英尺,拥有全球40%的地热资源,也是全球第二大煤炭出口国、第二大锡和第四大铝土生产国,镍储量全球第四,石油、铁、铜、金、银资源也较丰富。为加强下游矿产的加工能力,印尼政府已出台政策限制原矿出口,鼓励外资在境内加工。

4.工业制造

2020~2030年,印尼的人口抚养比将达到1970年以来的最低点。随着印尼政府对教育的持续投入,低成本(2012年制造业工人月均工资150万印尼盾)、大规模年轻劳动力带来的人口红利可以使印尼成为中国制造业转移的潜在对象国之一。目前,印尼制造业普遍面临机械设备陈旧、生产率低下、基础设施滞后、技术人才短缺等问题。对应居民消费能力的增长和存在产能缺口的行业,纺织、食品加工、通讯、船舶、汽车、钢铁、化工均存在投资机会。

5.旅游业

近年来,各国赴印尼旅游人数持续增加,消费金额同步增长。2014年,外国游客到访印尼的平均停留时间为7.66日,平均消费额1142.24美元,其中欧美游客多停留10~14天,消费金额在1500~2000美元之间。目前,印尼的国际旅游收入约90%都来自巴厘岛、雅加达、巴淡岛及民丹岛。为在2020年实现入境游客两位数增长的目标,印尼政府正积极争取来自东亚主要经济体和澳大利亚的游客。目前,中国游客赴印尼平均停留时间6.28天,平均消费1004.17美元,但赴印尼经商、旅游的中国旅客也在不断增多。




印尼海洋战略对接中国“一带一路”